电话:QQ:2011882121
关闭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求职路上

武汉打工人的盒饭时光

来源:大武汉人才网 时间:2022-04-06 作者:大武汉人才网 浏览量:
我认识这样一群人,他们中午从来不点外卖,只吃公司楼下的盒饭。

人均20块以内,出餐时间不超过2分钟,打菜师傅的手快稳狠,一勺排骨满满当当,不会像校食堂大妈那样手总是抖。

吃完了滋一口摊凉了的紫菜蛋花汤,启动王者荣耀的“TIMI”应声响起;或者眯起眼睛点一根烟,开始天南海北跨天。

在各类网红餐厅遍地开花的武汉,总有那么几家荤素搭配,干净美味,分量到位的打工人食堂,保留着十几年如一日的烹饪手法和用餐环境,成为了打工人心照不宣的治愈港湾。




01 

桔子小姐。



世界上有那么多个城市,城市里有那么多个盒饭店,她却走进了我的。

那是一个下着小雨的中午,我吃完double份的红烧肉加一个干子肉丝,窝在卡座角落重温《神雕侠侣》。

一位穿着藏蓝色长款风衣,留着披肩长发的小女生提着大包小包,风风火火走进来坐在我对面,刚收起的雨伞带来了一阵潮湿的气息。

她朝我微微一笑:“能帮我看一下东西吗?”


她点完回来,一个番茄鸡蛋加两个青菜,一边吃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看我。

我表面上波澜不惊:接下来她应该问我,“你在看什么书呀?”

她像鼓起勇气一样低头在手提袋里翻找了一下,抬头冲我笑了笑:“谢谢你,吃个桔子吧。”

我已经很久没有点过double份的红烧肉,也很久没有在吃饭的时候跟陌生人说过话,虽然我知道这场雨不会下很久,不久她就会离开,这一刻,我只想再听听桔瓣在齿尖爆开的声音。





02 

小帆船停在二楼。



我曾连续一个月在公司楼下的一家小碗菜吃饭,老板比我小一岁,盘下这家店还不到半年,墙上贴的是上一家黄焖鸡米饭的菜单。

他请的个厨师有点懒,每天中午就那几个花样,我提过意见,第二天干子肉丝换成了千张肉丝。

但是他们家二楼有个小沙发,大概一人长,旁边堆满了米、油、一次性饭盒,空气里有淡淡的纸壳味道。


我每次吃完饭了会躺在上面咪半个小时,这段时间老板会关上二楼的灯,嘱咐店员不要上楼。

它是停靠在上午下午两艘巨轮中的一艘小帆船,打工人躺在上面摇晃在轻松的港湾。




03 

盲盒。



“糖醋排骨、土豆牛腩、干子芹菜肉丝、再来个番茄鸡蛋。”

“17块钱,番茄鸡蛋跟你盖在饭上面啊,你要杂粮饭还是白米饭?”

这天早上,长春街超音速快餐的师傅不小心打泼了杂粮袋,成就了今天的隐藏菜单。

我每次都是抱着开盲盒的心态去吃饭的,稍微晚一点,类似糖醋小排这样的硬菜就被打光了,那时候,打菜师傅会笼我:“等一哈等一哈,后面还在炒。”



你问她在炒么菜她也答不上来,只见采购师傅冲出厨房骑上电动车,消失在郝梦龄路菜场的尽头。

这时,一条队会分成两列,一列:“就这跟我打一份吧。”一列选择等一手。

15分钟后,我吃到了清炒茼蒿和臭干子烧肥肠,再喝一碗今天上新的绿豆汤,到位了。





04 

双份烧鹅饭。



两份烧鹅饭,再烫一个青菜,跟老板说一声大概率其中一碗会斩一只鹅腿(平均3份饭里有一只鹅腿,想吃到要看运气),小赵会麻烦老板单独装盘,盖在饭上女朋友觉得太油了。

小赵在江汉二路一家公司当程序员,他女朋友在附近的建华大厦做财务。每天中午,他会提前一刻钟来南京路煲煲香点饭。

店里的空间不大,一条黝黑的走廊连接着后厨,两个人并排坐,肩膀会靠着肩膀,你总能吃着叉烧饭闻到邻桌烧鹅饭的香气。



小赵最近沉迷美剧《冰血暴》,但是午饭时光他会陪女朋友看《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》。下个月就是女朋友生日,他准备送一个iPad,两人一起看剧也方便点。

有时候他们也会在吃完饭后开两把王者,马上新赛季了,小赵还差3颗星上王者,一般这时候他们会挑最靠门的位置坐,信号好一点。





05 

超音速咖喱



超音速快餐做了13年,去年年中,边上开了一家咖喱满满,鲜花绿植围起的小院子里,摆满了简欧风格的木质桌椅。

店主养了两只柯基,有一只没事喜欢满大街串门,附近的街坊都喊它“咖喱”。

“它其实叫哈利,另一只叫妹妹。不过,无所谓了。”

甘师傅是超音速的常客,他不喜欢咖喱的味道,每天中午飒一双拖鞋,带一瓶衡水老窖,穿个背心外面随便披个外套,一边吃一边和凃婆婆聊天。



一个小时不到,酒瓶见底,凃婆婆喊他麻木。

他脸颊微红,走路有点飘,但他从不会把骨头随便丢到地上,“免得咖喱捡去吃了。”柯基消化不了的。

甘师傅是黄冈人,来武汉30多年了,武汉话说得蛮标准,但还是会时不时被凃婆婆纠正发音:“那个驾照不叫c2,叫xī 2。”





06 

全自动袁婆婆。



“你莫看穿得都蛮普通啊,个个手里都有几套房子。”

宝丰路老的士快餐店里,杨师傅一身白衬衫,掏出一个带盖的不锈钢小饭盒,里面是自备的杂粮饭。

他今年58岁,开一辆本田雅阁载客,在统一街有3套房子出租,手上还有几个做了十年的老保险客户。

早上跑了120块,吃完了饭准备回家咪一哈。两年以后就不能跑运营了,那时候就把老雅阁卖了换一辆电动车吧。



来这里吃饭的大多四五十岁,发型在寸头和光头之间游离,有的戴金链子,有的戴一个金佛,撸起袖子,会看到褪色的纹身。

老板袁婆婆笑眯眯站在店门口,也不做什么事。店里饭菜自己无限续,紫菜蛋汤自己打,连啤酒、汽水都是自动冰柜,扫码自动开门取。

但她会跟每个进店的的士师傅寒暄几句,等着他们把扫了码的手机凑近了给她看,就像日剧《茜嫂的盒饭店》里那位把几个飞机头不良少年制得服服帖帖的八千草薫。





07  

长春街带鱼。



“叔叔你别过来,我感冒了。”长春街小学的小徐同学今天没上课,照样戴着红领巾。

超音速店里,他和妈妈2个人,8个菜摆在桌上,他一口饭含了10分钟,一心一意逗弄妈妈跟他买的小乌龟。

妈妈抽筷子作势要打,他才扒一口饭:“我们屋里好少弄带鱼吃啊。”

“你只晓得吃,屋里弄一次带鱼,菜板高头的鱼腥气得几天散。”



看惯了315新闻里触目惊心的餐饮环境,我评判一家快餐店的唯二标准是:1.附近的街坊是不是总来吃,2.老板是不是也吃自己弄的菜。

中午1点多钟,店里上班的凃婆婆自己打了份饭,边吃边看小徐逗弄小乌龟:“诶,过几天烧个脚鱼吃咧。”


///



小时候我爸爸懒得弄饭,喜欢带我钻进铜人像附近的巷子里吃盒饭。

我记得有一天下雨,盒饭老板把摊子摆到一个筒子楼门口,我们打了饭只能上二楼坐在楼梯上吃。

他们家的冬瓜特别好吃,是用酱油烧的,冬瓜切成了一个个方块,瓜皮横竖划十几道口子,酱油汤渗进去,入味。

我就含着那口冬瓜慢慢抿,透过楼梯间的石制窗花,数着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地往下落。



后来我第一份工作是在马可孛罗酒店旁的一个写字楼,有50多层。每天中午下楼钻进兰陵路的老街巷,找到一家连名字都没有却每天排队的盒饭店。他们家光咸菜就有10来种,我最中意那个剁椒藠头。

偶尔也会跑去诚昌里的门头,那里有一对推着盒饭车的夫妻,没有板凳只能站着吃,但是他们家红烧大排才4块钱。

它不是那种外地朋友来了你会带他去吃的地方,但绝对是你每天中午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,第一个会想起来的地方。要是吃完饭还有人分你一个桔子,那就更好了。


微信扫一扫分享资讯
相关推荐
暂无相关推荐
微信公众号
手机浏览

温馨提示:根据国家有关规定,用人单位不得向求职者收取抵押金及任何费用,请求职者加强自我保护意识!
Copyright © 2018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dwhrc.com 大武汉人才网 鄂ICP备2021015757号-2

地址:武汉市人才市场 EMAIL:812860070@qq.com

用微信扫一扫